诺奖得主争夺战 珠三角如何打赢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7-12-29 09:43

  “我要去欧洲与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碰面,我可以邀请他们一起来惠州参与研究。”半年前,200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乔治·斯穆特被聘为惠州市政府科学顾问。他同时在仲恺高新区东江科技园成立了诺贝尔奖工作站,这也是广东省首个诺贝尔奖工作站。

  作为科技创新的第一资源和提升城市竞争力的核心要素,人才成为城市发展的战略支撑。放眼珠三角,佛山、惠州、东莞、中山等地都吹响了“人才争夺战”的号角,诺贝尔奖得主等全球高端人才的脚步从纽约、旧金山、东京开始走向了南粤大地。

  “这彰显着中国尤其是珠三角对世界顶级人才的强大吸引力。”中科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说,在大湾区战略背景下,珠三角正以全球的视野,加速推动世界一流的科技人才和创新资源的流动,并以更优化的方式聚集和发挥顶尖人才的作用。

  凭借全球反应最快的生产制造体系和更新速度最快的创新成果应用市场,扎根“世界工厂”的“学院派”“技术流”,与数量庞大的工厂、企业发生“化学反应”,推动前沿技术与产业化的紧密结合,正在支撑起中国制造的未来荣耀。

  ●南方日报记者 陈思勤 朱伟良 罗湛贤 实习生 骆毅文

  A 广深沿线

  诺奖得主的“智力”布局

  南方科技大学校园内的一栋蓝色办公楼里,国内首个以诺贝尔奖得主命名的研究院——深圳格拉布斯研究院就落户在这里。作为研究院的“主人”,2005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罗伯特·格拉布斯每年有1—3个月在这里开展研究工作。

  目前,深圳已引进5所诺奖得主科研机构,涉及生物和医学、新材料和新能源等领域。将来,深圳计划建十大诺贝尔奖科学家实验室。

  在广州科学城创新大厦里,200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克雷格·梅洛教授每年都有几个月会在锐博生物的实验室开展研究。他带着团队正在研究如何通过技术手段让致癌基因“沉默”和“睡眠”,开辟癌症治疗新路。

  “我喜欢来广州,来发现机会。同时鼓励我身边的朋友来广州寻找合作,也希望带领更多的广州科研人员走向世界。”克雷格·梅洛表示。

  今年8月,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乔治·斯穆特的团队携空气检测项目现身广州南沙,并在此落地生根。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来,原先扎根于美国、英国、日本、法国的一大批诺奖得主频频活跃于珠三角。他们到这里担任论坛嘉宾、政府顾问、研究院长,忙得不亦乐乎。

  像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今年已经两次到访珠三角。

  诺贝尔奖获得者代表了世界最前沿的研究成果,前沿研究对区域的研究环境、产业环境和创新基础都有很高要求。背靠深厚的制造业基础,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加速打通新技术从实验室到车间的距离,成为集聚全球创新要素的重要“法宝”。

  美国冷泉港实验室地处纽约湾区,曾诞生过8位诺贝尔奖得主,在世界上影响最大的十大研究学院中名列榜首。

  12月7日,总规模约100亿元的冷泉港广州生物医药产业基金在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签约落户。同时,该区还与美国冷泉港实验室签订进一步全面合作备忘录,设立冷泉港价值创新园。这意味着诺贝尔奖超级“孵化器”将在广州生根发芽。

  美国冷泉港实验室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布鲁斯·斯蒂尔曼表示,科学和科学家的合作都是跨地区、跨国家的。广东有很多有才华的年轻人,而且在中山大学及其附属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香港大学等高校、医院设有很好的研究机构。“我认为如果能有良好的环境和机会给年轻人在中国做科研,这将会对全世界人类有益。”

  B 智造逆袭

  全球最快生产端的人才磁场

  美中硅谷协会会长王旸选择广州大学城作为回国创业的首站。“硅谷背靠斯坦福大学,形成了创新生态系统。”王旸认为,广州背靠珠三角,三天就可以找齐设备的零配件供应商,“广州让创新想法从0到1快速实现。”

  中科院深圳先进院院长樊建平经常往来硅谷,他注意到,在硅谷显而易见的创新源头等优势外,其短板也非常明显,“除了英特尔等高端的CPU等产品,硅谷几乎没有什么制造业,一个电子产品打开,只有处理器这一片是美国的,其他的零部件都在台湾、深圳等地生产”,而著名的苹果手机也在包括深圳在内的多家富士康工厂生产。

  作为地处粤港澳大湾区的“双子星”,无论是创新中心深圳还是创新枢纽广州,拥抱全球创新人才的背后,是中国在全球产业价值链角色的转变。

  伴随着全球知识与信息的一体化加速,在欧美仍然具有源头创新和技术领先优势的情况下,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制造体系和生产能力。

  特别是珠三角,制造正从单纯的生产中心转变为设计、创意成果的转化中心。只要有“idea”,就可以一天之内,见到广州的技术“大拿”,与深圳的投资人会面,联系东莞的生产商。

  在刚刚落幕的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上,主持人面对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抛出的第一个问题就不乏尖锐:苹果公司是不是因为劳动力成本低廉,才选择中国企业作为供应商?

  这位“全球最赚钱企业”掌门人的回答同样直截了当:不。库克表示,苹果来到中国,是因为中国企业拥有技术和生产工艺优势。“中国制造并不缺少创新。中国拥有最好、最成熟的制造技术,我们现在需要高端的技术帮助我们实现产品的高质量生产。”他说。

  珠三角这个“世界工厂”的优势仍然在制造。在珠三角“制造”两个字早已不意味着一条条站满工人的装配流水线,而是包含了产品开发、工程设计、自动化流水线、柔性生产等诸多创新要素在内的制造服务体系。

  这种制造体系和创新成果转化能力,使得全球技术、人才与中国的对接将得到更多的市场红利,创新人员更有积极性,不断吸引着海外创业者来到珠三角。

  2017中国海外人才交流大会暨第19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上超过3000名海外人才参会,再创新高。参会海外人才主要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知名专家院士等外籍高层次人才,“千人计划”专家,海外创新团队核心研发人员和专利项目持有人等高技能人才。

  为了广招天下英才,留住人才,各地政府也纷纷向以诺奖为代表的全球高端人才抛出绣球,条件丰厚诱人。截至今年8月,广州就发放了2776张“人才绿卡”,外籍高端人才可以享受广州市民待遇。目前就有6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广州工作。

  在住房保障方面,东莞松山湖也已建成投入使用公租房3849套,正在建设公租房约8000套,并且率先开展人才公寓建设探索,降低了人才的住房成本。

  C “挖角”硅谷

  全球“脑电波”连接珠三角

  “发现顺德·聚智湾区”——2017顺德(北京)城市路演活动12月20日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举行。

  “最近我们发现很多人才、项目都有意往粤港澳大湾区布局,我们希望顺德能够成为它们进入大湾区的首选之地。”佛山市顺德区投资服务局副局长梁茵茵说。

  不久前,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湘生、南方科技大学副校长汤涛教授先后分别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理工学院史提芬·博伊德教授入选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今年以来,深圳已新引进了9名全职院士。

  因移民而起,因人才而兴,因创业而盛。36年前,深圳建市之初,全市只有2名技术人员,一名是拖拉机维修员,另一名是兽医。今天,这里已成为中国最“拥挤”的城市,不足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约2000万人口,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龙头之一。

  深圳近年来引进的海外留学归国人员数量屡创新高,仅今年上半年已引进8963人,同比增长86.1%。截至目前,全市累计引进海外留学归国人员逾8万人,仅次于北京、上海。

  粤港澳大湾区成为越来越多海归人才落地的首选。走过全国十多个城市后,索答科技创始人石忠民博士把回国创业的第一站放在广州。“我们团队在硅谷获得投资后曾在北美创业,后来通过广州开发区的牵线,‘带土移植’来到广州。”依托于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资源,索答的人工智能语意分析技术开始应用到美的、海尔、尚品宅配等企业的产品上。目前,广州留学回国人员超过6万人,留学回国人员相关企业达2500多家。

  以人工智能、工业4.0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革命风起云涌。从全球研发创新版图来看,发达国家技术领先、人才丰富、科研基础设施完善,粤港澳大湾区企业也更倾向于进入这些区域的创新腹地,吸取人才、技术等优质的创新资源。

  美国旧金山湾区——全球创新中心高地,苹果、英特尔、谷歌等世界高科技巨头都云集于此,美的在此建未来技术中心,意欲在人工智能领域提前布局;德国亚琛,德国最负盛名的理工大学之一亚琛工业大学所在地,这里的塑料加工研究院是全球最前沿塑料加工技术研发的腹地,伊之密希望能及时了解橡塑前沿材料及工艺发展趋势。

  在美国西岸,硅谷圣何塞市的美的未来技术中心,王冬岩在为美的的全球研发体系“开疆拓土”。

  王冬岩是美的从当地“挖来”的高端技术管理人才,是美的在硅谷的第一个高管和博士,职责是领导美的全球人工智能团队,包括筹建和管理美的在硅谷的未来技术中心,同时负责美的在深圳的AI研究所。

  加入美的以前,他在硅谷作为高管及世界一流技术团队的带头人,为思科、Ne-tApp、三星等财富500强公司工作了近20年。“第一次加入中国企业,开放、务实、进取、快节奏的氛围令我印象深刻。”王冬岩感叹。

  今年3月以来,广州在美国硅谷、波士顿,以色列特拉维夫等地都设立海外科技创新城市和地区办事处,希望在技术成果、创新项目和人才等方面跟世界增强交流。

  作为全球500强企业之一的广汽集团更在硅谷成立了研发中心,在当地招贤纳才。更早之前,格兰仕大举招募海外家电巨头的顶尖技术研发人员,伊之密聘请原德国竞争对手的高管Hans Wobbe担任公司的首席战略官,协助其在德国组建技术研发中心

  ……

  以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和广深港高铁为标志,粤港澳地区正在努力修建推动人才、资源流动的硬件设施;同时借助CEPA、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粤港澳三地正在探索建设人才流动的“软环境”。机制日益完善的粤港澳大湾区,正在成为继旧金山、波士顿、东京湾后的全球人才聚焦、扎根发展的新热土。

  “中国正在大力发展粤港澳大湾区,我们非常看重这里的合作机会,并将带动一批合作伙伴到佛山顺德发展。”汉诺威机器人学院院长里克如是期待。

  ■专家访谈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创新人才流动便利化机制

  把全球人才聚拢起来

  南方日报:珠三角聚集着华南地区最多的科研院所,在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要如何深挖这座智力“富矿”?

  迟福林:珠三角智库发展的形势很好,因为很多海外高级人才愿意到广州、深圳来。但总体而言,智库发展还处在一个起步发展阶段,还需要提高层次。重点在于打好国际化、网络化这张牌。我认为,这是广州发挥智力资源优势的一个重要方向,也有利于形成广州智库发展的一大特色。

  国际化意味着层次高,网络化可以将海内外人才集聚起来。要把本地科研院所的智力资源更多地连接到香港、澳门以及东南亚海外地区。这样既能和广东扩大开放趋势相适应,提升广东的国际形象,同时又能够在全国区域智库创建中形成别具一格的特点。

  南方日报:这些智力资源如何更好地流动起来?

  迟福林:这就需要探索智库的体制机制创新。要打破体制机制掣肘,把人才聚拢起来。以国际化、网络化为特点、目标,进行体制创新。通过网络型的机制,打破界限,吸引更多优质人才。关键是广东在人文交流方面要率先放开。

  首先,实行更加便利开放的出入境政策。广东自贸试验区内地人才赴港澳“一签多行"。自贸试验区对广东居民往来澳门、澳门居民往来内地推行一地两检、合作查验、一次放行等查验方式,并逐步扩大适用范围;加快实施澳门车辆在横琴与澳门间便利进出政策等。

  同时,推进粤港澳职业资格互认试点。尽快落实和完善专业资格互认,逐步取消对港澳专业人员的各种限制,允许港澳地区取得专业资格的人员到广东提供专业服务。以医疗领域为例,目前在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的永久性居民,在香港完成了一年的实习期并取得香港合法行医资格后,仍需参加内地医师资格考试才能开展医疗服务。这方面广东可以探索率先放开。

  再次,率先在广东实行对港澳居民的自由落户政策。广东率先对港澳居民全面实行居住证制度,保证港澳人才在广东获得国民待遇的同时,享受当地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

  最后,鼓励港澳人才到广东自贸试验区就业创业。设立港澳青年创业园,为港澳青年的创业项目提供孵化器等方面的支持。探索在广东自贸试验区工作、居住的港澳人士社会保障与港澳有效衔接;专门制定港澳人才认定办法,给予项目申报、创新创业、评价激励、服务保障等方面政策支持,让港澳人才能够更方便到自贸试验区就业创业。

  ■数读

  目前广州市有84所高校,在校大学生105.73万人,科研机构152家,在穗工作的诺贝尔奖获得者6人、两院院士79人,“千人计划”专家267人。

  截至2017年10月底,深圳已累计认定国内外高层次人才9604人,全市共有全职两院院士26人,国家“千人计划”人才274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531人,广东省“珠江人才计划”领军人才32人,南粤杰出人才12人。

  截至今年9月,珠海市成功引进国家“千人计划”专家40人,累计培养引进90人,位居全省地级市前列;新增博士后工作站(分站)6家、新招收博士后研究人员10人。

  至2016年底,佛山市各类人才总量达到132.6万人,其中专业技术人才39万人,技能人才63万。全市设有博士后科研工作站59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分站和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40多个,设站总数在全国地级市中位居第一。

  截至去年底,惠州市人才总量近百万,专业技能人才总量18.5万人,技能人才总量55.3万人,其中高技能人才18万人;“国字号”人才数量激增:现有国内外院士4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15人、国家“万人计划”专家3人、“长江学者”4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5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44人。

  目前东莞拥有各类高层次人才约8.5万人,其中双聘院士8人,“千人计划”入选者36人。

  目前中山市共有国家“千人计划”8人、“万人计划”3人、“广东特支计划”6人,省市级创新科研团队27个,引进培养紧缺适用高层次人才688人;建成1个国家级留学人员创业园、9个国家级创新平台及分支机构、8个院士工作站、42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创新实践基地)、17个大师工作室。

(责任编辑:韦福云)